大陆乡村媒体战 - hnyangtong的日志 - 网易博客

If you cant post anywhere else, you can post here.

Moderators: lugnutz, SHAQ

大陆乡村媒体战 - hnyangtong的日志 - 网易博客

Postby roade643 » Sat Feb 23, 2013 1:42 am

何秋波被认为是“南高营吧”的最早倡议者,他希望通过新的渠道寻找共鸣者。从这一刻起,加固改造,南高营的媒体战,就注定从印刷报纸扩展到互联网、视频、短信、外部媒体等各种媒体手段的立体斗争。
此后,本省党报《河北日报》刊发《农村股份制改革惠及民生 旧村改造建设幸福南高营》力挺该村。而北京的《财经》杂志则以《“短命楼”再现石家庄》为题披露南高营拆迁、改制过程诸多问题。
首次遭媒体质疑是在2005年7月,大陆《公益时报》刊发报道《南高营村委会20年未变之局》,公开该村矛盾。此间,第一个反对派何秋波开始筹划启动换届选举。
5月12日的候选人选举过程轰轰烈烈,结局则充满戏剧性。当晚9时,7名选委会成员以现场有大量同一笔迹选票,以及有镇政府人员携带大沓选票进入会场为由,离场退出。剩下2名选委会成员则坚持完成了唱票和计票。得出的结果是:14名候选人中,现任管理层推荐的9名候选人全部入围,何建国团队则有5人。
第二次是在2010年的激进拆迁期间。当年底,《法制周末》刊发报道《短命楼再现石家庄》,描述了该村拆迁乱象以及第二批反对派何建国等人签字罢免村主任的过程。
一份印刷了数千份的传单《讨贼令》悄无声息地塞进南高营每一家村民的门缝内。不久,火药味更浓的传单《血战》直接提出罢免何春禄。传单《南高营城中村改造村庄的严重违法问题》除了提出问题,还提出了城中村改造新方案。


被推动的选举
一个村庄 两份报纸
2012年底,带着眼镜的何建国拄着一根拐杖翻过一处半米来高的断墙,指着自家的废墟说道:“当初何春禄是我的对门邻居,两家关系还不错”。






此前,编辑团队中的何建国、何彦红等反对派曾以“高营亮剑”等化名印刷《讨贼令》《血战》《现任村委三年的所作所为》等传单向南高营村民派发。

“在竞选过程中,有些人利用小报、短信等形式,对竞选对手进行了诋毁、污蔑。严重影响了南高营来之不易的稳定发展局面,严重干扰了集团公司各项工作的正常开展。对此,经南高营集团党委、集团公司研究决定,从即日起,无论是谁,如再发现有人利用编制、发放小报、短信等形式破坏南高营稳定,损害南高营形象,一经发现核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将追究法律责任。”

《百姓心声》并非南高营第一份反对派媒体。此前的另一反对派报纸《高营民心报》已经与官方的《高营报》围绕选举激战了十多轮。再加上演讲、传单、短信、网上论坛等各种媒介手段,舆论交锋直接影响了该村的选举过程。
首期报纸印刷了3000份,编纂者通过内部渠道掌握了拆迁后分散在较远地区居住的村民的租房地址后邮寄——这其实也是官办《高营报》的投递地址。近且集中的几个小区,就开上车或骑上自行车按地址往报箱中投递。



三天后,退场的7人以选委会的名义宣布此次候选人选举结果无效,需要重新启动选举。《高营报》随后发出《选举委员会没有履行好职责 滥用职权 违规乱作为》的文章谴责,并宣布结果有效。
候选人选举前夕的4月中旬,每个南高营村民连续几天接到了质疑、攻击何建国和她等人的群发短信。何彦红猜测是村委所为,因为只有他们才掌握每个村民的手机号。

大陆农村时常有村民办报举动,大多与生产、文化有关,并不牵涉村内政治。但近年在部分存在拆迁等利益冲突的村庄,零星出现有明确诉求的民间报纸。

何彦红是DV拍摄爱好者。她拿起DV到一处处强拆现场拍摄视频。其中一段被上传网络的视频转发和点击高达数十万次。此后,她因这段视频被扣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遭致行政拘留10天。
与此同时,年轻人聚集的“南高营吧”中依然论战不休。尽管村内官方和反对派都希望争取这些人,但看上去观点的分野丝毫未能弥合,也未出现舆论风向倒像某一方。有人反对现任领导的“胡作非为”,有人认为钉子户们影响到了大多数人的回迁速度,有人则认为双方都是“人渣”。
另一批反对者是因为拆迁。2010年6月,南高营启动了拆迁计划,全村1600亩宅基地要被拆掉开发成住宅小区。此时,在华营糖厂四川办事处跑过几年业务的何建国因为工厂停工回到了村里。他一如当年何秋波的翻版,能言善辩,遂被奉为反对派的领军人物。


1995年前后村里购买发射塔,组建了高营电视台,通过闭路电视向村民播发村务消息。大喇叭随之消失。2010年大规模拆迁之后,近3000户村民搬迁各处,南高营电视台自此不复存在,《高营报》成为唯一村办媒体。
有村官员甚至发起诉讼,以名誉侵权等理由将报道内容偏向反对派的多家媒体告上法庭,但大多以和解、撤诉告终。
和其他所有大陆乡村一样,南高营最早的官方媒体是1950年代前后出现的大广播喇叭。1993年开始出版的彩印报纸《高营报》,归属村委和集团公司管理,主要刊登领导讲话和南高营企业决策信息。该报无固定出版日期,通常有了重大会议或决策才出一期。
南高营管理层除了在《高营报》上对上述报道反击外,得到大陆官方《瞭望》杂志刊发中央党校教务部副主任侯少文的文章《长安区农村新实验的亮点》的支持。该文对南高营调研股份制改革予以肯定。




南高营村管理层从村内各家族中挑选9名精英作为新居委会班子的候选人。《高营报》成为这9名候选人造势平台。此外,还印制了一批写有9人名字和竞选职务的卡片四处派发。
同属石家庄的另一大型城中村小安舍村同样面临拆迁、选举矛盾。2009年该村出现《小安舍村民报》,以“小安舍实践科学发展观研讨组”的名义发表文章,对该村之前的拆迁、村务公开等公开质疑。2011年底该村换届选举期间出现的名为《竞选资料》的民间报纸竟厚达至少15个版,普及选举、维权知识。
媒体战的最终目的是选举。在媒体战的推动下,2012年5月12日,有关候选人的选举正式开始,成为高营村至今仍未完结的选举大战的序幕。

凤凰周刊2013年第3期1月25日出版 特别报道



2005年之前,南高营一直被河北媒体当成先进典型进行报道。内容包括如何名列“百强乡镇千强村”第一名、原党委书记何胜国如何带领大家致富等等。
2012年3月5日,《高营报》刊出党委副书记何立亚的讲话称,“区、镇党委为了保持稳定,已同意我居委会暂时不开展换届选举,灌肠机。”
但如今,两人分别成为村官方,以及村官方反对派的代表者。身为反对派牵头人物,令何建国付出了沉重代价。2011年7月23日,何建国遭三名不明身份人员袭击,双腿被棒球棍敲成粉碎性骨折,案件至今未破。住院期间,何建国的家被强拆。

5月12日的南高营换届选举最终无果而终。两张报纸的重点从对过往问题的“清算”、助选,转向对选举程序及结果是否有效的争论。《高营报》认为选举透明、合法有效。而《高营民心报》则指出选举过程中存在贿选、弄虚作假,应视为无效并重新选举。
次日,《高营民心报》第一期正式印刷。此后围绕选举,《高营民心报》和《高营报》的选举论战正式开打。
《高营民心报》随即被举报为非法出版物。中共十八大之前,印刷厂打电话给何彦红,称接到了宣传部的通知,不准再印刷这份报纸。
官方《高营报》则发布安置办法、政府部门批复等消息。同时还公布政策,加大对村民的婚丧嫁娶补助,婚事补助由原来的200元涨为1200元,丧事补助从1000元增加到2000元,以求稳定人心。
12月27日,经过数次千人大上访之后,高营镇政府召集南高营居委会班子整天开会之后,发出重新启动候选人选举的公告。
接连收到来历不明的警告后,《高营民心报》不得不自行停刊。稍事停顿之后,换了一家印刷厂并改名为《百姓之声》,围绕选举继续发行。






2012年12月28日,河北石家庄市长安区高营镇南高营社区(原南高营村,下称南高营)换届选举宣布重新启动。当天一早,村民何彦红开始组稿,着手编纂新一期民间报纸《百姓心声》。她希望早些将选举消息传递给所有村民。何彦红手上已经有一大摞村民手写的稿件,何需要对这些稿件进行筛选,再输入电脑成为电子版,然后送到印刷厂排版印刷。









冲突愈演愈烈,高营镇曾试图出面斡旋,让两派各出代表组成班子。但何建国拒绝,坚决要求重新选举,此后的南高营村民上访更加频繁。
此后双方陷入无休止的舆论战。《高营民心报》连篇累牍地指控现任干部侵吞集体资产、违法开发、疯狂拆迁;《高营报》则针锋相对地刊发《“钉子户”已成大家利益的绑架者》《“钉子户”上访滋事严重影响回迁楼建设》等文章进行反击。
面对《高营民心报》的公开叫板,官办《高营报》接连几天猛烈反击。其中《说说所谓的高营民心报》一文声称,“这份报纸处处是谎言,四处散发,迷惑群众,还把前几届村委一些违规现象,安插到现集团领导身上进行诬陷……”
村外媒体战
何建国等人效法何秋波的街头演讲。最开始他们用导游用的小喇叭喊话,后来买了两个农村开会用的大喇叭绑在电线杆上。每天演讲前会放上一段《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招揽人气。听众逐渐人山人海,何建国干脆在街头摆上桌子,号召众人在“罢免何春禄”的申请书上签字,成功征得2800余人签名。
《高营民心报》出版四期之后,百度“高营贴吧”中人气最旺、网名“个人行为”的村民写手何继平加入,专门负责编辑工作。此后的报纸除了继续刊发叫板南高营管理层的内容外,也加入了南高营的历史、生活小常识和时政类的内容,还刊发过保钓活动的照片。




舆论战不止是是在两份报纸之间。百度“南高营”贴吧则是至今争吵不休。一些贴子“向南高营的民主斗士及不拆迁户致敬”,另一些则称“高营的现任领导干的不错,只是有些人利用自己自私的想法来诋毁现任领导们”。更多的人则是在讨论即将来临的选举问题。
如今,只要投稿内容凑够一期报纸,何彦红等人就会凑出700元左右的成本送到印刷厂印刷。尽管《高营民心报》并无明确分工,但何建国向别人介绍时喜欢说:“这是我们《高营民心报》的记者”。



何建国并非最早公开演讲的反对派。他和何彦红都记得,2006年夏天,曾经有个叫何秋波的瘦弱村民每天晚饭后手持小喇叭公开演讲,慷慨激昂地揭露“问题”。何建国回忆,何秋波曾将自己比作屈原,“愿意为了理想去死”。


反对派的演讲
11月13日,沦为众矢之的的何春禄突然通过《高营报》宣布“因年龄原因”辞去所有现任职务,只保留名誉董事长身份。长久以来“罢免”似乎有了结果,但也顿时失去了靶心。
这一天选举的到来,与反对派们的舆论推动密切相关。
何建国等人组建的14人竞选团队同样印发《竞选宣言》和《执政纲领》,在村办企业门口发放。此外,一些以个人名义参选主任、副主任、委员的村民同样印制海报,散发传单。
可以确定的是,南高营的媒体战仍将继续。除了编纂报纸,何彦红继续拿上DV去拍摄上访、拆迁以及和政府部门的交涉过程。何建国则给《百姓之声》确立了新的定位:要从揭露问题转移到为竞选服务上,变成一份宣传团队竞选理念的报纸。
村里一批反对拆迁的维权人士组成《高营民心报》的编辑团队。这份4开黑白报纸只有四个版,文章是先打印出来再确定每篇的次序,最后让印刷厂帮助完成排版、印刷。
此时,经过上次选战洗礼,南高营“沉默的大多数”开始寻找不同的代言人。代表已拆迁户心声、关心股份制改造等更多不同利益诉求群体摩拳擦掌准备参选。
南高营位于石家庄东北角,人口超过8000人,曾是石家庄人口和耕地最多的村庄。该村以南高营企业集团公司为主,拥有多达30余家村办企业,每年进账超过10亿元。如此众多的村民数量,再加上规模庞大的土地拆迁和企业利益纠葛,使得该村利益各方都不得不利用公共媒体宣传来保证对选举过程和结果的操控,呈现出“村内媒体大战”的独特局面。

首期《高营民心报》的报眼即是关于换届选举的通知,头版头条是指责现任干部不肯换届的文章《南高营村改居后两委不再换届选举是违法违民意的》。此后的版面除了刊登《现任村委班子三年的所作所为》《南高营集体经济组织改制真相》等分析文章,还贴出了三位村干部据称价值600万元豪车的照片。
此前,何建国以在村头每天公开演讲而闻名。此后,拄着拐杖的何建国更是成为反对派的“精神领袖”。


接连收到来历不明的多次警告后,《高营民心报》不得不自行停刊。稍事停顿之后的11月21日,换了一家印刷厂并改名为《百姓之声》后,围绕选举继续发行。
2012年八九月间,《中国经营报》和《新金融》杂志分别以《村企求死记》和《华曙制药没落的背后》为题,报道该村企业,全球最大的土霉素原料药制造厂华曙制药即将走向末路的命运,并质疑改制动机。
《高营报》竞争者出现的契机,是在2012年3月30日,南高营镇党委和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同意南高营启动新一届居民委员会换届工作”的通知之后。通知宣布5月中旬进行候选人选举。当晚看到这份通知的何彦红兴奋异常,经过一夜的谋划,一份名为《高营民心报》的反对派报纸新鲜出炉,加气块。
这一天,8070名18周岁以上选民中的大半来到选举现场。临时扎起的红色栏杆将一大片空地分割成数十个互相没有遮挡的投票点。一个叫陈文波的竞选者拉来一车矿泉水,矿泉水上印着“陈文波 竞选副主任 敬赠”。






作为与南高营社区官方报纸《高营报》对立的“反对派”报纸,何彦红声称她的报纸除了刊登启动选举的公告,还将详细记录村民们争取到这次选举的过程以及他们扮演的角色。

至7月17日,双方大战12个回合,《高营民心报》也出版了12期。
媒体战不可避免地蔓延到村外,大陆多家媒体卷入,报道分别侧重引用不同派别声音,有利于不同派别。
两张原本均无固定出版周期的报纸基本形成了你出一期我就立即跟着出一期的出版节奏。临近5月中旬的候选人选举,两派报纸除了挑对方毛病的传统内容,开始配合选举推荐己方候选人,刊登竞选宣言及施政方针。
2011年3月,南高营完成的股份制改造,南高营企业集团公司改制成了河北高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围绕这次改制,部分大陆媒体的质疑报道得到反对派村民的帮助,而官方则利用另一些媒体展开反击。这导致官方媒体和市场化媒体对同一事件的报道截然不同。




各种矛盾,各种抗争推动之下,南高营镇党委和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在2012年3月30日深夜下发通知,同意南高营启动新一届居民委员会换届工作。
记者/杨桐
这份表述被各路反对派作为口实紧紧抓住:除了各自不同的权益诉求,最直接的共同诉求就是要求罢免何春禄及现任班子,复制2006年的全民直选。以何建国为首的维权团队开始不断地上访,要求必须换届选举。死缠烂打之下,终于在2012年3月30日深夜获得成功。
何彦红拍摄的视频记录了当时的场景:一辆卡车上载着高音喇叭大声播放歌曲《今天是个好日子》,煽动着选民们的热情。人山人海之中,竞选海报和横幅四处飘扬。有人将海报贴满整辆面包车开到现场,部分候选人统一制作的巨大海报上印着头像、竞选职务和个人简介。上面写着“光荣退伍”或是“下海经商”,以及“拯救高营靠大家,请行使您神圣的权利,投我一票,谢谢父老乡亲”等口号。
何春禄时代照样有反对者,最先冒头的何彦红是因为从村企华营糖厂停工后希望复工、下岗安置费和养老保险等问题。



何秋波去世后,曾经担任过南高营村副书记和工业公司副总经理的何春禄不但通过选举取得村委会主任的职务,还成功取代了主政南高营20多年的何胜国的党委书记和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集三权于一身者变成了何春禄。
何建国的海报尺寸更大,3米×4米的巨幅海报挂在一栋废弃建筑的二楼位置。海报上印着何建国团队中主任、副主任、委员等职务的候选人姓名。海报上的何建国坐在被人推着的轮椅上,手持锦旗准备送给高营镇政府,表达对决定启动选举的感谢。身后是排列整齐、敲锣打鼓的火红色女子军乐队。
8月3日,《高营报》刊出《高营集团关于禁止非法印发小报、短信的通知》,厉声中断了双方论战。








这年底,南高营进行了有史以来首次一人一票的全民直选,何秋波毫无悬念地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但2008年底,他突然罹患癌症死在任上。但作为第一批“在野力量”的何秋波坚定地走上村头,给了何建国等人很大启发。
Related articles:


毕殿龙:日本是否隐瞒了中国军机飞入钓鱼岛空域? -

【老山老兵】老山瑶妹28年寻恩记(加图更新) - 老山

到哪里去找特蕾莎修女? - 潘采夫的日志 - 网易博客

毕殿龙:安培缓和中日关系的两面手法让人恶心 - 毕殿
[u=http://www.6350680.com/]绞肉机[/u]
roade643
Not Banned Yet
 
Posts: 29
Joined: Mon May 07, 2012 10:59 pm

Return to Penalty Box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cron